当前位置:首页 > 安庆生活 > 美食 > 正文

【记忆】那年,那月,那油条

时间: 2019-05-20 09:48 来源: 安庆网 作者: 宁宝妈 浏览: 评论(0)

  油条,现在是朴素得不能再朴素的食品了,甚至有养生专家说这个食品不能多吃,多吃有碍健康。但我对油条却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
  小时候,家里不富裕,那时候农村都普遍贫穷,物质匮乏,特别是食品匮乏,不像现在这样满大街都是早点店,每条街上都有卖粑的、做馍馍的和炸油条的。

  我第一次知道油条这种食品是8岁。那时候大姨在安庆工作。那年正月,大姨接外公去做客,好多表姐弟吵着要同去,外公却只带了我一个。我和外公很早就坐着班车出发,中午时分到达源潭。车子一进源潭街,满街就飘着炸油条的香味儿,惹的人忍不住伸长脖子向车窗外看。

  我看见油锅里翻滚的油条,看上去粗壮、金黄,案板上码着整整齐齐的炸好的油条。炸油条的摊主像是故意馋人似的,见车停稳,马上捧着色泽金黄,泡松膨大的油条紧挨着车窗叫卖:“刚出锅的油条,一毛钱一根”。那个年代,一毛钱并不是小钱,一个鸡蛋也才五分钱。外公是撑筏的,工作辛苦,工资不高的。

  油条小贩走近我们座位窗口时,近距离地闻着油条那独有的咸香,我悄悄地忍了口水,假装晕车难受,闭着眼装睡。外公问我可想吃油条,我假装睡着没应答,但那好香好香的气味在我眼鼻前飘来飘去的,我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唾沫。尽管我没有说想吃但外公还是打开背包掏钱买了两根油条。

  正好是中午饭点时间,车子上很多的旅客都买了油条,大家就在车厢里吃起来。油条的咀嚼声在密闭的车厢里格外清晰,但外公一直捂着油条没有吃。车子快到安庆时,外公弄醒我,让我吃油条。经过一下午的闷捂,油条已经变得绵软塌瘪,不再像刚出锅的那样酥香松脆,但咬起来也别有韧劲,咸香可口。一根很快吃完,外公又递上另一根。我故意说我吃饱了,想让外公吃一根。外公却说他不饿,说着又将油条包起来,说是留着等我下车缓过晕车症状再吃。

  下车后,外公牵着我的手步行去大姨家,爷孙俩从汽车站一直走到大姨家住的人民路。在人民路路口,外公再次从背包中掏出油条给我吃,也许是饿了,也许是馋了,我没有推让就吃下了那根油条。等我吃完我才发现,其实坐了一天的车,外公什么都没吃。

  傍晚到了大姨家,大姨问外公想吃什么?外公说做菜麻烦,晚餐简单点就去买几根油条回来吃吧。大姨乐呵呵地说好,并告诉我说外公一辈子就喜欢吃油条。年轻时每次从石牌街放筏回家,带给儿女们的礼物都是油条。看着孩子们吃,他自己总是说放筏在石牌街,油条当饭吃,回家就不吃了。

  上学后,我离开外婆家,与外公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,但我一直记着外公喜欢吃油条的事,总想着等我有能力了,我一定要让外公油条吃个饱。念初中时,有次与母亲聊天。母亲说外公一辈子吃了没文化的亏,就喜欢聪明的孩子。或许在外公心目中,我是我家的表姐弟当中最聪明的一个,很小就会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。外公退休后每个月到筏队领工资,都喜欢带着我。因为我胆子大,嘴甜,去了会根据年龄大小称呼人爷爷、伯伯的,有胆唱歌跳舞给外公的同事看,每次去都能收到好多水果糖等零食。

  记忆中,外公从小到大最宠我,总是无条件的向着我。在我家表姐弟中,我最占强,闹矛盾打架的时候外公总是护着我,撵走他们。他们走后,外公就对我说叫我不要和他们玩,要念书,只有读书,才有出路。我也默默记住外公的话,暗下决心,奋发向上,跳出农门。

  外公身体一向很硬朗,性格也开明。舅舅能干,舅娘也很贤慧,外公晚年生活得不错,我平时忙工作、忙生活,很少腾出时间去关注外公,陪伴外公。今年正月的一天,毫无征兆地接到了小姨的语音留言,说外公不好了。等我给舅娘打电话确认时,外公就走了。听舅娘讲外公临走前念叨着:“想小屏伢,想吃糖水泡油条。”电话没打完,我就彻底泪崩了。那一刻我好恨自己,恨自己没有接外公来家住住,没有学会炸油条,没有在外公有生之年,让他油条吃个饱。

  清明节前一天的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外公还是年轻的模样。他穿着藏青色的裤子,白色的上衣,手里提着一大袋油条叫我吃。我拿出一根油条,撕开看看,油条的心是空的,炸的很熟,焦黄酥脆,脆香可口。我让外公赶紧趁热吃,我告诉外公,我拿工资了,有能力让他油条当饭吃啦。外公却向我摆摆手说,他牙齿没了,吃不动了,说着就渐行渐远,飘忽走了。

  梦醒后,我禁不住潸然泪下。第二天清明节,喊上几个姨,买了两大兜油条去坟山看望外公。油条的香味随着坟头的纸标飘得很远很远,可是外公再也吃不到了。生命真是太无常了,外公哪怕是病了残了,让我们服侍服侍几天,油条吃不动,我可以炖给他吃,用料理机打给他吃,他吃点我买的油条,我的心也好受一些。

  外公离世后,我每次经过早市摊,看见炸油条的,总是想起他,总要惯性地买两根油条。油条与我不仅仅是食物,而是我对外公的那份愧疚与感恩吧。每次买了油条,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祈祷,外公,你在天堂还好吗?我想你了,你能常来我梦里走走吗?下次在梦里一定要让我请您吃油条。

责任编辑:李红
AG电子游戏